貧困縣建豪華中學 或拖累當地教育

畢舸
2020-08-18 02:33:07
如此超標“硬件”與辦好教育背道而馳。7.1億元投入中有大部分是借貸,這就意味著,豪華中學從一開始就背負沉重債務,未來還能拿出多少用于投入學校軟件,如師資隊伍建設、教學設備配備等,實在令人存疑。

畢舸  財經專欄作家

天壇祈年殿造型的圖書館、4層噴泉的“鯉魚跳龍門”水景、削掉真山建的假山瀑布群……這是陜西省商洛市鎮安縣新建的鎮安中學里的場景。作為2019年5月“摘帽”的深度貧困縣,2019年鎮安縣地方財政收入1.78億元。但該校建設投資額已達7.1億元,為償還貸款,地方年財政收入不足2億元的鎮安縣,需連續12年每年支出5000多萬元。

“再窮不能窮教育”是耳熟能詳的一句話,放在鎮安縣并不適用。從基層教育的發展邏輯來看,若要加大教育投入,首先應用于自身教育短板。作為剛剛脫貧的深度貧困縣,當地很多家庭收入不高,子女教育投入也不足。要抓教育,當地政府應對這部分群體加大扶持力度,如提供免費營養餐、免費課外讀物,適當減免雜費等,為家庭減壓。

對已有的中小學,當地政府也應固本強基,如根據發展需要增添必要的新教學設備,改善其教學條件。作為曾經的貧困縣,學校老師收入不會太高,如果能給多年來兢兢業業的老師多一些補助,也是有利于穩定教師隊伍的激勵機制。

可是,鎮安縣耗費7.1億元興建新中學,恐怕更多屬于政績工程。從媒體報道來看,花費200余萬元削山造假山瀑布水景,多個領導辦公室面積疑似超標,這讓人懷疑究竟是建中學還是星級酒店。

如此超標“硬件”與辦好教育背道而馳。7.1億元投入中有大部分是借貸,這就意味著,豪華中學從一開始就背負沉重債務,未來還能拿出多少用于投入學校軟件,如師資隊伍建設、教學設備配備等,實在令人存疑。

更令人哭笑不得的是,鎮安縣委一位干部介紹,之所以要將校園建設為仿唐式建筑風格,是當地要打造唐文化,以促進文化和旅游融合。要將一座學校變成旅游景點,如此奇葩策劃恐怕難被市場買單。讓教育的歸教育,旅游的歸旅游,而不是將兩個截然不同的項目混為一談,從中也能看出有關方面的決策草率。

7.1億元巨資建設豪華中學,如此高的負債率,讓這所中學從開始就有“負資產”之嫌。更糟糕的是,巨大的債務窟窿還會對當地的社會經濟發展帶來影響,這些債務恐怕需要政府財政承擔,而對其他民生支出造成“擠壓效應”。

由此形成的吊詭現象是:豪華中學建好了,當地教育被拖累了,公共財政寅吃卯糧,民生負擔日益沉重。

國務院辦公廳2018年8月印發的《關于進一步調整優化結構提高教育經費使用效益的意見》明確,堅持厲行勤儉節約辦教育,嚴禁形象工程、政績工程,嚴禁超標準建設豪華學校,每筆教育經費都要用到關鍵處。要盡力而為,量力而行,不搞“寅吃卯糧”的工程。剛剛脫貧的鎮安縣顯然處處違背中央精神。哪怕中學建得再豪華,有違教育規律的做法只會對教育事業長遠發展帶來損害。

當地還要反思公共決策流程。事關重大公共利益的各項工程建設,地方政府應遵行民主決策程序,多傾聽各方意見,將相關立項、規劃及預算提交當地人大審議。通過層層把關,遏制形式主義、奢靡之風。

本網站上的內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圖片及音視頻),除轉載外,均為時代在線版權所有,未經書面協議授權,禁止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如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轉載使用,請聯系本網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掃碼分享
在线看片免费人成视频-免费看成年人视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