稀土價格維穩之戰

2011-10-28 21:43:38

編者按:

“中東有石油,中國有稀土。”這是1992年鄧小平對中國稀土資源的一句格言式的概括。時至今日,在內蒙古包鋼稀土大廈的大廳,仍赫然題著這句簡潔有力的鄧式語錄。

我國是稀土第一生產和出口大國。早在今年5月份,國務院就下發了《關于促進稀土行業持續健康發展的若干意見》,就稀土行業準入管理、改善稀土指令性生產計劃管理、加強稀土出口管理等問題進行了嚴格規定,試圖促進稀土行業持續健康發展。

一直以來,稀土的戰場從未真正平靜。特別是在2011年,稀土的價格像坐上了過山車,一路飆升到最高點后俯沖而下。為了應對價格危機,南北兩大稀土巨頭—包鋼稀土和贛州稀土礦業公司先后宣布停產一個月,以達到“平衡供需”的目的;而在南方,實力雄厚的央企和地方國企為了爭奪采礦權,也在開展著艱難而隱秘的博弈。

本報記者 宋陽標 發自北京

2011年10月中旬以來,國內稀土市場價格波動加劇,多種稀土產品價格下滑幅度趨勢明顯,而作為中國稀土產業的兩強,包鋼稀土和贛州礦務相繼宣布產品生產工廠停產。

分析人士認為,此舉意味著國內的稀土生產者意圖通過停產限產,減少稀土產品上市量,以防止稀土產品價格的進一步下滑。在國際市場一些嚴重依賴中國稀土產品的國家開始尋求中國之外的來源,這將進一步影響中國的稀土價格。

有分析人士指出此次停產舉措市場前景如何不論,但是稀土企業的維穩之戰確已開始。

保價之舉

兩天之內,主導我國北方90%的輕稀土產量的包鋼稀土(集團)高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包鋼稀土”)動作頻頻。

在10月18日,包鋼稀土發布公告稱,所屬冶煉分離企業的停產期限為1個月,停產期間,包鋼稀土公司停止對所屬冶煉分離企業、外部合作企業的稀土原料供應。

而在次日,包鋼稀土屬下的國貿公司也發布公告,聲稱“自本公告發出之日起收購擁有國家指令性計劃企業生產的氧化鑭、氧化鈰和氧化銪稀土產品,收購價格分別為14萬元/噸、15萬元/噸和2000萬元/噸(均含稅)。

這直接導致其股票價格發生變化。在收購部分稀土產品的公告發布次日,包鋼稀土公司股價應聲上揚7.59%;而僅僅在此前一天,這個股票還由于其宣布旗下數家企業停產而大幅下滑。

按照市場價格,包鋼稀土的收購價并不低。業內人士認為,包鋼稀土此舉是為了穩定支撐稀土市場,避免稀土價格崩潰。

而包鋼稀土副總經理、董秘張日輝對此也沒有回避,他在接受本報記者采訪時這樣解釋公司近日的一系列舉措:“我們這樣做主要就是為了穩定價格,促進產業健康發展。”

在包鋼稀土停產收購等措施出臺之前,我國稀土市場上已經是跌幅連連。一些釹鐵硼企業的人士表示,“釹鐵硼產品N35已經由上個月的400多元/公斤,跌到200多元/公斤,同時跌價的還有自行車用磁鋼產品,也跌到了300元/公斤左右。”上述人士說。

而目前,鐠釹金屬的未稅成交價格已經跌至60萬元左右,這個價格已經接近于氧化鐠釹的未稅價格,即價格已經出現倒掛。

張日輝分析,目前并不肯定稀土產品價格下滑是否因為供大于求所致,“我們為了進一步穩定供需平衡,來保衛稀土產品的價格,所以才實施了停產的措施,這也符合國家的政策,國家工信部、國家發改委等也都贊成這樣的行為。”目前國際市場對國內的稀土市場價格并沒什么影響,但并不否定時代周報記者提出的可能有游資炒作導致此現象。

稀土行業頹勢已經引發南北稀土停產潮。繼包鋼稀土宣布停產之后,10月20日,作為南方稀土主產區的龍頭企業,位于江西省境內的贛州稀土礦業公司旗下所有礦山和冶煉分離企業也開始全面停產。

企業何為?

兩大巨頭的停產公告并沒有阻止住稀土價格的下跌,在接下來將近一周的時間里,稀土價格繼續保持下行的態勢。

10月24日,氧化鑭價格已經回落到12萬元/噸至12.5萬元/噸,氧化鈰13萬元/噸至14.5萬元/噸。有數據顯示,稀土門戶網站報價中的23種稀土產品上周平均跌幅2.97%,其中8種產品跌幅超過4.6%,而氧化鑭跌幅超過9%。

“此次價格波動不會對包鋼稀土造成什么經濟損失,公司目前的情況還可以,起碼完成指令性生產指標還是沒什么問題的。”張日輝這樣表示。

其實,早在9月下旬,包鋼稀土國際貿易有限公司就啟動了臨時收儲計劃,提出以不高于每噸90萬元的價格,收購擁有國家指定性計劃企業生產的氧化鐠、氧化釹。這項措施出臺后,稀土市場的頹勢一度得到扭轉。然而進入10月份,部分稀土產品價格再次下跌,而且跌幅有所擴大。

業內一直猜測,包鋼稀土大規模收儲,可能會有國家的行政要求等因素在內。張日輝表示,企業確實是在搞儲備,但這種儲備既是為了公司,也是為了整個行業。“國家考慮的肯定是保護戰略資源,它的調控肯定對企業有影響。但是國家出了政策,我們就得執行。”張日輝說。

對于南北稀土大戶幾乎同時宣布停產,時代周報記者詢問張日輝雙方是否有約定時,張日輝否定了這個說法。

“稀土的定價權究竟在誰的手里?這個應該由市場來掌握,”張日輝向時代周報記者表示,“但是我們能發揮一定的作用。”他認為,那些認為稀土定價權被國外市場掌握的說法也是錯誤的。

張日輝透露,包鋼稀土此前早已開始了稀土戰略儲備的準備工作。早在2010年初,包鋼稀土國際貿易有限公司實施的稀土原料收儲方案已經獲得了內蒙古自治區人民政府的批準,而這也是歷史上首次由企業自發產生的稀土收儲行為,并在當時獲得政府1000萬元的貼息支持。

由于中國現存的大多數稀土生產企業只是一個原料提供者的角色,并不具備技術科研和開發能力的,而要承擔這一重任只有國有大型企業或者有實力的上市公司。在此方面,包鋼稀土給行業樹立了范例。包鋼稀土早從2000年開始,就實行五統一的方式,即“統一計劃、統一生產、統一銷售、統一采購、統一結算”,對稀土產業進行整合。同時,包鋼稀土還建立國際貿易公司,基本做到對外聲音一致,基本控制住了北方稀土。

與北方相比,中國南方稀土產業的局面要混亂得多,以贛州為例,許多偷挖盜采現象沒有得到制止,濫采現象導致產生了諸多環境問題,還攪亂了正常的市場秩序,導致一部分不按法律辦事的盜采者發了大財,而使國家遭受了損失,使其他合法經營者面臨著更加艱難的困局:國家鼓勵民企進入壟斷行業,又通過國有大企業整合,儼然成為一個悖論。

停產爭議

有分析師認為,南北稀土都采取停產措施,短期內將對市場行情有一定的支撐作用,但考慮到下游行業訂單減少需求低迷,以及貿易商拋售等因素,限產保價的影響十分有限。由于前期投機資金的炒作,稀土價格已經大幅上漲,目前預期發生變化,如果沒有強有力的政策刺激,預計年內稀土價格繼續走低。

張日輝認為,稀土產業雖然是工業生產,但是也受資本市場影響很大,國際國內市場的游資炒作對稀土價格的形成也有重要影響。

對于包鋼稀土停止對冶煉企業和外部合作企業的原料供應是否會對整個稀土產業鏈造成影響,張日輝表示,這只有正面的影響,可以正面促進整個產業的健康發展,“因為這樣做穩定了稀土的價格,穩定了價格,才能促進整個產業健康的發展”。

中國稀土企業的停產,引起了國際市場的高度關注,已經就包鋼稀土來說,它的輕稀土產量占了全世界的一半。外媒認為,稀土價格急劇攀升始于2009年,外界因此擔心中國試圖控制稀土業。中國主導全球稀土市場,占全世界稀土產量約95%,但其國內稀土生產卻散亂無序。

《華爾街日報》認為,包鋼稀土此舉是對其市場支配力的檢驗。據蘇格蘭皇家銀行估算,包鋼稀土停產一個月將使今年全球稀土市場減少供應約5000噸。該銀行分析師薩姆·貝里奇說:“世界最大稀土企業一個月的停產會很快影響價格水平。稀土生產很集中,市場又很小,一家大企業可輕易影響到供需平衡。”

美企已呼吁就中國限制稀土出口采取行動,包括上訴至世貿。也有消息說,依賴中國稀土供應的日本大公司已著手或正在考慮擴大在華生產基地。

時代周報記者向張日輝詢問,是否有國際資本在向包鋼稀土拋繡球,尋求合作,張日輝表示目前還沒有。

不過,中國在收緊對國內稀土生產控制的同時,也試圖緩和緊張。雖然中國增加了可受配額限制的稀土種類,但今年的稀土出口配額與去年持平的局面。

《金融時報》也認為,包鋼稀土的停產表明,中國方面控制稀土價格的力度可能比人們之前想象的更大。繼去年削減出口額度之后,北京方面今年把精力主要放在從源頭清理稀土產業,關閉曾經是污染源的非法稀土礦和加工中心。該報援引業內人士認為,稀土行業改革的目的,還在于提高政府對這個此前分散化發展行業的控制。

各國對策

《金融時報》認為,中國稀土業兩大巨頭停產,是迄今最為清晰的信號,這表明中國礦商意圖維持稀土的高價。

有業內人士指出,包鋼稀土是輕稀土,由于前階段價格上漲,美國的加州派斯山已經恢復生產,目前已達到年產8000噸,很快就會達到15000噸;馬來西亞和澳大利亞的廠家生產也正恢復。這樣一來,中國的輕稀土根本無法形成所謂的壟斷。

不過,也有人士認為停產效應已經產生。在日本,三菱電機在2011年10月17日宣布日本國內銷售的商用空調價格上調10%-15%,家用空調11月發布的新產品開始平均價格上漲10000日元。

據三菱電機的信息,制造電機等產品中需要的釹和鏑等稀土類產品價格與去年4月相比價格上漲了10-12倍。三菱電機正在研究在保持性能的前提下盡可能減少稀土的使用量,同時尋找替代新材料,開發不依賴稀土的新產品。但這些都需要一定時間才能開發出來。

在最近幾年的日本政府和大企業組成的合資公司,在包括越南、印度、哈薩克斯坦、蒙古、澳大利亞和美國在內的世界各地勘探并開采這些稀有金屬。

在由英國金屬事務公司和羅斯基爾信息咨詢有限公司組織的稀土資源大會上,來自格陵蘭島、澳大利亞、美國、南非、土耳其和其他國家的采礦公司與日本進行了接洽。

日本的高科技產業近年需要將近3萬噸稀土,預計未來兩年的需求還會增長,部分原因是混合動力汽車的市場需求。AMR資源公司的執行總監阿爾達說,他的公司已經加速在土耳其南部生產稀土,以迎合日本資源短缺帶來的需求。

渡邊靖是日本國家工業科學與技術協會的一個小組負責人。他說,日本正在開發廢舊電子產品中的稀土回收改進技術,同時在尋找稀土元素的替代品,日本將在兩年中找到自己穩定的稀土供給。

“從2012年開始,這一狀況將改變,因為我們擁有了自己的供應源。位于美國芒廷山口和澳大利亞韋爾德山的兩個主要礦產地將開始生產稀土?,F在,穩定的供給比價格更重要。即使價格比中國的產品高一點,日本企業還是很可能從中國之外的地方購買這種礦藏。”渡邊靖說。

本網站上的內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圖片及音視頻),除轉載外,均為時代在線版權所有,未經書面協議授權,禁止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如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轉載使用,請聯系本網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關推薦
滬指3000點近在咫尺,投資者首破1.6億人
金力永磁連續5跌停股價腰斬,解禁與減持是大誘因
稀土業谷底突圍
稀土“火爆”背后:已被多國納入戰略儲備計劃
掃碼分享
在线看片免费人成视频-免费看成年人视频大全